澳洲幸运10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演讲与口才 > 礼仪课堂 > 鲜花礼仪 > >

花农“情人劫”:百万支鲜花被销毁,行业该如何自救?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“幼儿园都开始网络教学了,你还不想想怎么改变现状?”有从业者在运营的公众号上抛出了这么一句质问。

  与反思的氛围相应,在整个鲜花产业里自救与变革也已经在进行中了。

  在不同的环节上,行业自救的方式不尽相同。

  下游花店转身的余裕其实比上游的供应商要更大一些。目前不少下游的花店、花艺工作室,已经开始通过线上直播花艺课程的方式,转移一部分业务。

  不过,对他们来说,这个时间点的线上课程关键并不是在于开辟一个新的收入来源——毕竟,有花艺培训需求的用户,相比起鲜花消费需求的用户就又要再少上一大截了。这个时候愿意消费线上直播花艺课程的,大部分也是已经半只脚入行了的硬核爱好者。

花农“情人劫”:百万支鲜花被销毁,行业该如何自救?

部分线上直播的花艺课程

  甚至今年早前,由于对外部贸易环境所带来的经济影响的预判,有不少中高端花艺课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下调价格——当消费者信心不确定性较高的情况下,鲜花这样的非必须消费品,必然是会被牺牲的,从产业链条上传导过来也就意味着学习花艺的人也会减少。所以,行业实际上对此也算有所预期。

  实际上,对于花店和花艺工作室来说,现在做线上直播课程更多的还是借线上流量开始做品牌构建,展现自己在花艺方面的设计能力。

  这也是目前一部分花店和花艺工作室正在转型的方向:将所出售的标的从鲜花转为花艺设计或是整体的活动、空间设计解决方案。

  从实物到服务,就能带来更大的议价空间。这对大部分从业者来说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但对于想做到差异化竞争获得溢价的人来说,转换标的并进行品牌构建是条必经之路。

  除了下游尝试转型以外,在产业链和流通方式上也有中间环节的从业者在尝试做改变。

  如前面所提到的,与日本及欧美国家相比,中国消费者日常花卉消费需求较少,鲜花的主要消费还是在婚礼、节庆等方面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对于不少经销商来说,只要服务好婚庆礼仪公司、活动公司一类的B端客户,就能有稳定的客源。由于B端业务的稳定特性,对这些经销商而言,改变经营模式的动力也是小之又小。

  所以,C端消费需求的薄弱无法支撑起行业在花卉的运输、存储等层面的成本,B端业务升级动力不足,也导致了行业多年来的不变。

  前几年出现的类似于花点时间、花加这样的互联网的鲜花订阅业务,实际上就是在尝试通过C2F(Customer to Factory)的模式,通过用户订单反馈平台,以订阅制集中下游需求,提升需求的稳定性并以此引导鲜花分配,改善C端消费需求弱所带来的问题。

  近两年,在社区团购的形式中,也出现了主要经营社区鲜花团购企业。与社区团购的形式类似,小区中的“团长”通过微信群等方式收集了小区内的鲜花消费需求,批量进行团购。这样一方面,C端消费者的需求得到了整合,采购量大了自然议价能力也大了,进货成本就会相应降低;同时,又由于社区团购的物理集中度特性,运输的成本也会相应降低。

  另外,社区团购的消费者中不少都是中老年家庭为主。设想一下,当一起跳广场舞的老姐妹们纷纷下单订花的时候,你妈或许也就会跟着一起订束花,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了——需求量也就这么“无中生有”地被带动提升了。

  这些在消费端出现的新模式,都在改善鲜花产业的柔性生产程度,也在缩短整个行业的链条长度。

  可以说,疫情其实是一场大考,激化了多年来积累的问题——但也是一个契机,或许能一起推动这个行业再向前一步。

  花艺从业者Ivy所主持的工作室,在2、3月份排了不少的线上课,6月的线下课也已经在准备中了。在关于课程安排的推送中,她最后写到:

  “如果2020无法重启,那就想办法一起更勇猛地前行。”


分享到: 更多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